您所在的位置:huanghua.cn > 资讯大全 > 娱乐八卦

侯鸿亮:欢乐颂三观不应局限 新季有调整

发布:2016-5-9 15:21:26  来源:转载  浏览次  编辑:佚名

 
对话之前,《欢乐颂》编剧袁子弹打趣道:“我朋友跟我说,现在都可以不看我们的剧了,看剧评就行,剧评都特别优质。”一旁的制片人侯鸿亮[微博]笑言,自己被工作人员告知,某个百人大群在讨论《欢乐颂》,从社会学到心理学,从现实主义到时代精神,从演员到剧情,从造型到台词等等,讨论了一晚上。

的确,这部都市女人戏自播出以来,除了网播总量早已超过50亿,收视率也逐渐攀升至稳定在前三名以内,话题#欢乐颂#在微博上保持着高达38亿次的话题讨论量,其热度更是体现在从网民到业内,对它刷屏式的话题讨论。无疑,曾打造过《闯关东》《生死线》《父母爱情》《北平无战事》等端庄正剧,以及去年爆红的《琅琊榜》《伪装者》的正午阳光团队,如今在他们的第一部女人戏上获得了数据和话题热度上的双重认可,也为他们的品质剧版图又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欢乐颂》的包装精良、内涵深度等种种好处也已无须赘述,这从爆表的剧评和网友讨论中可窥见。而我们或可再探究,不同于去年好评度爆表的《琅琊榜》和《伪装者》,《欢乐颂》更具有争议性。“不管你放到了古代还是放到了近代,他都不如现在来的力量更大、对大家的作用更多”,正如侯鸿亮所说,《欢乐颂》是一部对观众作用性更大的当代剧。而曾经创作《国歌》《杀熟》《郁达夫》等众多主旋律现实题材剧的80后编剧袁子弹,也认为《欢乐颂》正是自己所擅长的现实主义正剧。由此而来的,是观众从现实、自身角度出发的关于剧中阶层、三观、广告、营销、旁白、造型等方面的质疑。在与新浪娱乐的独家对话中,制片人侯鸿亮和编剧袁子弹一一回应。同时,他们也谈及剧中演员表现和之后将启动的《欢乐颂》第二、三季。

Part1 “阶级”与“三观”

创作时没考虑过阶层问题 不应局限于个别台词评三观

虽然热衷于看欢乐颂小区22楼五美的暖萌日常500集,但当剧中以安迪、曲筱绡、奇点、赵启平为主的上层阶级,对以樊胜美、邱莹莹、关雎尔为主的中下层阶级有着或隐或现的俯视与奚落,曲筱绡轻易拥有的樊胜美竭力而不得,菜鸟关雎尔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变成天才安迪,有些观众不禁质疑:创作者的阶级观念是否太明显?这样直接展现阶级的存在与固化,是否过于残酷?

在对话中,侯鸿亮否认《欢乐颂》的创作有考虑阶层问题,还举例奇点、安迪等人也有阶层流动,“大家没有看完嘛,看完了以后会感受到那种温暖的东西”。但他也告诉我们,“这个戏可能比我们过去所有的戏都更现实、更残酷一些。”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初侯鸿亮找孔笙[微博]拍《欢乐颂》,一向只拍正剧、把《欢乐颂》理解为当代都市偶像剧而一度排斥的孔笙导演,在看完剧本后果断接下了这部戏。

在侯鸿亮看来,《欢乐颂》就是一部有所表达的正剧,“生活虽然荆棘满地,但是不能阻挡你一路高歌。”但即便有着“一路高歌”的善意,但主要集中在富二代曲筱绡身上面对身份地位以及感情的“双标”等三观问题,也引发观众争议。当新浪娱乐问及《欢乐颂》追求“真三观”还是“正三观”时,袁子弹警惕笑道“有陷阱”,而在侯鸿亮看来,我们应完整看待立体的人物本身,“如果是局限在个别台词,就说好像和我的价值观不相符,那就(理解得)简单了。”

新浪娱乐:很多人说能在五美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但也有说曲筱绡和安迪离我们比较远,选择的这五个人物设定具有现实意义上的普遍性吗?

侯鸿亮:其实我觉得安迪相对比较远一些,只有她是脱离现实的。然后曲筱绡可能承载了现实当中具有财富和人脉的那一类人,这一类人有积极一面,但她的问题呈现特别多,观众诟病也特别多。可能比较温暖的是2202这三个人,有各自的烦恼和差异,我们还是希望把这个差异化能够做出来。

袁子弹:曲筱绡这种女性很常见了,说不好听点就是有点过份嚣张,但是她义气,嘴硬心软。很多人都会说我们是不是特别偏爱她?其实一点都没,我们呈现她的缺点是呈现最多的。这几个女性我们都做了严格区分,希望她们像高高低低的音符组成一个都市女性的群相。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承担着自己一部分优点和缺点,代表着某一个群体。比如樊胜美代表了重男轻女这种典型性问题,虚荣但她同时又确实是一个大姐姐。比如邱莹莹是一个没有长大的人,代表着我们曾经很单纯很天真的过去,既充满热情又没有任何眼力劲儿。每个人都对应了一种人群,是这样一个概念。

新浪娱乐:关于差异,大家讨论较多的还有安迪、奇点、曲筱绡与2202三美之间固化的阶级差异,有的人觉得这很真实,但是也有很多观众反应太残酷了或太势利了。

侯鸿亮:不是势利,因为大家没有看完嘛,看完了以后会感受到那种温暖的东西。可能关于阶层的东西很容易被大家所关注,恰恰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只是想把人群差异开,反而没有去考虑有关阶层的问题。其中有阶层的流动,里面可能最成功的人起点是最低的,安迪是一个孤儿,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打拼达到目前的状态。奇点也是白手起家,中间还经历过金融风暴跌到谷底。然后每个人都会有他阶段性的人生理想,到结尾的时候会给大家一个答案,剩余的第二部还有无限可能。

所以还是要再看,但是挺好的,一个电视剧从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就不断去喜欢一个人,议论一个人,而且这个人不断在换,就是因为他形象鲜明才会被大家去讨论嘛。最怕一部戏播完了以后无声无息的,引不起任何的关注,这是麻烦了。所以我觉得大家走心了。

袁子弹:我们其实挺奇怪为什么大家注意在阶层上面,这真的不是我们创作的原始理念。像我们区分这五个女孩子很简单,年长组跟年幼组。年长组可能面临的是更大的问题,比如安迪代表都市男女如何和别人相处,虽然有一定的身世原因,但她是怎样融入到人群中的。樊胜美的虚荣心,这是我觉得对人来说更深层次的问题。年幼组像邱莹莹、关雎尔,包括曲筱绡,面临的是怎么做人做事,可能是更具体的问题。像第一个暴露出问题的是邱莹莹,她无法成为一个成熟的人,导致她对她的朋友还诸多埋怨。我们其实是没有太多阶层概念的。

新浪娱乐:其实一部电视剧能够引起这么多关于价值观的讨论还是比较少的,一般会适当隐藏现实的真实和残酷,不会表现得这么明显,或者您想表达一种比较真实的状态,而不是去追求所谓的“正三观”?

袁子弹:我觉得这个有陷阱啊。

侯鸿亮:打一个比方,就好比说很多人都喜欢看抗战剧,喜欢看我们的抗战英雄一个人杀了多少鬼子,我觉得我们是需要这类剧存在的,就是给大家一种英雄主义的满足。但是反过头来以后,我们不能因为这种剧的过多,而没有了历史观,或忘却了那一段历史。现在的孩子可能更多是通过电视剧、电影、互联网来获得信息,那电视剧是不是应该有这类信息?为什么说它是现实主义?我觉得我们跟玛丽苏不同,灰姑娘这种故事太多了,那么这类东西少,所以会引起大家的讨论。这类东西多了以后,可能大家也不会这样讨论了。

这个戏除了白渣男,其他的主角里没有什么反派。大家的“反派”是什么呢,都是他自己要面对的(不足),就每个人都是自己正派的反面,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反派。所以这个会很有意思,就仔细看一下他是有冲突的。如果是局限在这一个台词,你就说好像和我的价值观不相符,那就(理解得)简单了。

新浪娱乐:孔导说他以正剧的方法来拍《欢乐颂》,那您在这部剧里最想表达的是什么?

侯鸿亮:我还是认为《欢乐颂》其实就是一个正剧。它的主题就是那句话:生活虽然荆棘满地,但是不能阻挡你一路高歌。

袁子弹:很多人可能看前几集觉得我们是个喜剧,后来发现原来没有那么欢喜,就很崩溃。其实我们一开始就是个正剧,只是说可能导演把前面的日常拍得特别有趣,让大家误以为我们只欢乐,而且我们叫《欢乐颂》嘛。

Part2回应广告、营销、旁白、造型质疑

植入广告太多?

已拒绝一半 符合人物才上以后会做得更漂亮

新浪娱乐:经过《琅琊榜》和《伪装者》大范围爆红之后,在《欢乐颂》招商阶段,是不是找过来寻求合作的广告商特别多?

侯鸿亮:因为现在广告已经变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了,剧里大家看那么多各种类型的车都以为是广告,其实不是,就是根据人物身份需要用什么样的车,我们就给什么样的车。当然有一个品牌想出特别多的钱,说戏里这几个人的车我都给你包了,分不同的层次,因为我这个品牌里有低档的有高档的。后来导演拒绝了,其实这是拒绝了很大一块生意。他就想我们生活中真能用得到的一些东西,把它加进去,你不给我找这个广告,我也要加。后来就造成了大家都以为有这么多广告,其实不然。当然里面有很多像唯品会、三只松鼠都是反复强调,也是符合他们各自人物、符合现实生活的。大家对广告比较敏感。

袁子弹:会跟我们的台词、情节有机结合,并不是说硬生生去加那个广告。包括大家可能都没有感觉得出来的感冒灵,跟我们的情节息息相关。所以我觉得这样加广告无可厚非,只是说以后尽量做得更漂亮一点,让它结合得更好一点。

侯鸿亮:就好比安迪有个台词说联想2014年收入多少,整个联想内部官微都发了微博。然后里面有用中国银行的网银汇钱的事情,因为我太太是中国银行的,后来他们中国银行内部都在说这个做得特别好。其实不是广告,这都是生活中必然的,联想本来属于IT业一个翘楚,那肯定是会提到它,而互联网汇款,就这几家银行嘛。

袁子弹:包括很多人说支付宝是不是我们广告,其实不是。但是真的是避不掉。

新浪娱乐:想投第二部第三部的广告商现在找过来了吗?

侯鸿亮:找过来了。我们一直有拒绝的,第一部其实也拒绝了很多东西。(第一部大概拒绝了多少?)拒绝了一半,觉得不符合人物,不符合人物以后做出来就生硬,生硬之后对广告主和对我们都是个伤害。

买营销炒作?

最好的营销是把内容做好 道具做得好美术压力大

新浪娱乐:目前《欢乐颂》在社交平台上已经刷屏了,一方面是剧的品质引起大家共鸣,另外在制作播出的不同阶段和平台上面,宣发人员做了哪些工作?

侯鸿亮:这个要说到营销了,大家都认为正午阳光是营销高手,我们这两天接了很多电话问我们和哪家公司合作的。这次正午阳光没有找任何的营销团队。这话说了以后,我觉得大家都不相信。其实我想说的一句话:最好的营销就是把内容做好。有聪明人后来看到了,说我知道侯鸿亮你们没有做营销,我说你怎么知道的?他说你去看一看,因为你现在积累的品牌是正午阳光,但是现在这个戏可能营销基本打的是山影的品牌,这一看就知道不是你们做的。

所以这个我觉得还是不要考虑,营销只是附加的,像去年的《大圣归来》也好,或者是《琅琊榜》《伪装者》,包括到《欢乐颂》,我觉得大家对好内容的需求真是特别大。把内容做好了,其它的东西自然而然就来了,有太多的自来水了。当然自来水可以赞同,也可以去反对,我觉得一个电视剧能引起社会话题挺好的。

新浪娱乐:有自媒体和网友说,“处女座剧组有毒”可能是抛出来的一个营销梗,包括剧中人物的微博、facebook、天涯贴等在现实中运营,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去做这些东西?

侯鸿亮:这都是道具团队应该做的事儿,所以被扒出来以后我们美术吓坏了,说幸亏我们做了,如果没做的话怎么办呢?

袁子弹:这个真的跟营销没有关系,因为这个戏可能是牵扯到我们很正常的生活状态,所以无论是天涯、facebook,包括像我们聊微信。所以我们与其去做个假的,还不如注册个真的,确实是做得很细致,跟他扒不扒都没有关系。

侯鸿亮:但是第二部怎么办?第二部压力很大。包括剧中人物坐几路车,因为影视剧不承担这个,好比说讲上海的事儿可以在北京拍,但是网友这么细致扒了以后我们不敢了。美术说,这以后所有的细节都要做到位。这也挺好的,我觉得给我们的行业提一下醒,说明观众是有要求的。原来可能大家不关注这个戏不提出要求,他喜欢了他就会提要求。

旁白出戏?

确实低估了大家理解能力 第二部会改正

新浪娱乐:剧里的旁白大家吐槽比较多,把人设、心理活动都用旁白念出来,而不是用影像语言或者台词去表达,当时编剧老师是怎么考虑的?

侯鸿亮:这不是编剧的问题,我觉得是我们考虑得过多了。如果完全放在互联网上的话可能不会考虑旁白,但毕竟是电视剧,是希望不同年龄段的人能够更清楚地了解我们想传达的东西,所以加了旁白。现在看是不对的,我们真的是低估了大家的理解能力。而且即使加的话可能换另外一种形式加,声音换一个女声,大家都觉得还舒服,也和这个戏比较贴。可能这两点,我觉得第二部的时候我们会改正的。

造型不时尚?

我们要的是质感符合人物 太唯美就变偶像剧

新浪娱乐:作为都市剧,网友们说服装造型不够时尚,或者时尚也不是《欢乐颂》所追求的吧?

侯鸿亮:我们要的是质感,我觉得质感可能更高一些,就希望每个人和他应该拥有的(造型)是一致的。像很多人吐槽的邱莹莹穿得比较二,她本来就是一个比较二的人,你让她穿得太规整了就不对了。服装师根据人物特点去设定服装,不能完全从唯美的角度来设计,那就变成偶像剧了。

Part3 演员表现

王凯[微博]太火爆 “猥琐”祖峰演得精准 靳东[微博]活生生走出感情线

新浪娱乐:新浪电视在微博做了投票,观众喜欢《欢乐颂》的理由,排在第一的居然是“为了偶像追”,其中关于王凯的评论是最多的。

侯鸿亮:他太火爆了,这个的确是挺火爆。可能喜欢在微博表达的也是他的粉丝们,我觉得一个偶像能得到这么多人喜欢,挺好的。因为毕竟观众也是多元的,不会说我们一大半人都是为了偶像,可能因为是从微博呈现的原因。

新浪娱乐:另一个男主角祖峰老师,以前在《北平无战事》时是观众心中的“白月光”,但现在大家给他的标签是“猥琐”。

侯鸿亮:我觉得祖峰老师真的是演得太好了。可能大家以在成长过程当中的小姑娘的角度,期待更偶像化一点,其实现实真不是这样。因为安迪是有心理疾病的,奇点要通试探知道安迪的极限在哪里,这里面有很细致的东西,通过这个动作知道她心理上能达到什么程度,作为奇点能不能承受得了。而且,我觉得成年人谈恋爱,这种身体的接触也很正常。其实每一步的动作,祖峰老师他是有设置的,他非常准确,这个角色的确是很难演。

袁子弹:我们这次的男主也没给祖峰老师一个最光荣的性格,但他的多疑跟这个人物的经历是相匹配的。一个白手起家的大老板,中间经历这样多风波,恰恰是他的世故里面有一点真才是他最珍贵的地方。无论他多么世故,他对安迪的爱是真的,包括他的世故并不伤人。可能年纪更大一点的女性都蛮能理解这个男性的,相对而言,网络观众这边因为年纪比较轻,可能比较难以理解这个年龄段的男女之间交往的试探性。

侯鸿亮:他会让大家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也是他和安迪最大的差距。安迪眼里没有任何这种感觉,为朋友做事情,她是很享受的。但是奇点凡事都要分析利弊。

袁子弹:这是他俩走不到一块去的原因,他俩分手其实是有因由的。

新浪娱乐:靳东老师跟侯总是好朋友,现在人人都爱谭宗明,给他凑CP,遗憾老谭戏份少,怎么没给他多一点戏份呢?之前在《琅琊榜》里也是客串。

侯鸿亮:给多了大家还爱吗?哈哈。因为他是(安迪的)守护神嘛,守护神做到这样,我觉得特别好。所以大家觉得我身边有一个老谭就好了,都说“世界欠我一个老谭”。我觉得每个角色有他的任务,靳东在这一季里任务完成得很好,也不可能再展开了,再展开以后就太……但不排除因为靳东的参演,让大家对这个角色有了歪的理解。

袁子弹:对对,而且我觉得真的身边会有这种朋友,可能比谁都信任、都亲密,但是就难以再走过一步了。因为以他们俩相处的经历,基本不可能。但靳东老师活生生走出了一条感情线。

Part4 《欢乐颂》第二三季

目前演员没提涨片酬 曲筱绡会遭磨难安迪往红尘里去

新浪娱乐:季播制在国内成功先例不多,除了一开始和演员签了三季保证原班人马,《欢乐颂》拍第二三季还需要保证什么?

袁子弹:第一,需要人物有比较强烈的个性使它能够延续。第二,要给人物留出足够的空间,观众会来提意见,为什么这个人物在这方面不够成熟,我觉得他可以这样可以那样。其实有些地方恰恰是我们留的白。为什么中国季播剧很难实现?是因为它一开始在源头上就没有真正从季播的方式来考虑。我们最早一开始就是从三部来考虑的,所以有些人物的发展脉络可能现在观众一下还看不明白,但是接下来二三季会去呈现人物的变化,我们留出了这个空间。

侯鸿亮:没错,无限可能性。

新浪娱乐:虽然跟演员已经签了第二季第三季,但演员走红片酬会涨,不知道片酬是之前已经谈好了还是之后还会再谈?

侯鸿亮:和这五个演员合作得很好,大家恨不得能够聚在一起。到现在没有人给我任何感觉要涨片酬,或者提什么不一样的条件。因为作为演员来讲,能够碰到一部好戏,让他们得到一个释放,这是最重要的,钱的事情一定是最后一位。他们都是特别好的演员,而且有一些已经成名那么久了,真的,钱都不是他们考虑的事情。

新浪娱乐:除了继承第一季优秀的东西,第二季第三季有哪些地方还可以做得更好?

袁子弹:好多地方,比如说旁白、造型,包括有些人物大家提出了一些意见,我们也很愿意看到,其实还蛮打开思路的,看看观众们的想法。

侯鸿亮:要参考一下(观众的意见),其实这和国外有点接近了,国外就是第一季播完以后大家有些想法有些反馈,然后我们适当地做调整。但是创作的主旨,就是面对现实的现实主义的主旨不变。可能就是让角色更讨喜一点,或者观众反应强烈的东西我们更加柔和一点,这个调整是会有的。

新浪娱乐:比如说哪些方面?

袁子弹:我们会有对角色的一些设想,包括成长的主要方向不会变,但是有些地方也是跟观众想法不谋而合的。比如说像这一季很顺利的曲筱绡同学之后可能会遭遇一些小磨难,会让她性格上成长得更成熟一点。那么大家普遍反应的安迪比较高冷,这样的人物是否存在?我们可能也把她往红尘里拉。所以这既是人物发展的一个规律使然,其实也是暗合大家的想法,应该说大家想到一块去了。

新浪娱乐:侯总近来拍了谍战剧古装剧,拍了网剧,又拍了女人戏,尝试了很多新的东西,接下来比较想尝试什么?


侯鸿亮:我觉得得有剧本,我特别想拍武侠,也特别想拍军艺,就是没有拍过的,自然而然的每个创作者都是这样,喜欢会给你带来新鲜感的东西。那孔导特别想拍体育。(袁子弹:这个很难)对,他个人喜欢体育,第二是他没有拍过。所以这个不好讲,碰到了好东西那自然就去拍了。

新浪娱乐:想拍什么样的武侠剧?

侯鸿亮:中国传统意义的武侠。就像《卧虎藏龙》表现了一个中国的飞檐走壁,以前的飞檐走壁我觉得都不对,就《卧虎藏龙》你感觉到什么叫飞檐走壁。(袁子弹:就是中式的飘逸感,中式的美感。)对,其实我是喜欢这种。其实《琅琊榜》里面有一点点,但是《琅琊榜》不是一个纯粹的武侠剧。就是想做的事儿很多,但是真的都得在一个好剧本的基础上。

新浪娱乐:连着这几部剧下来,大家都说正午阳光这个团队已经走到台前、浮出水面了。听说您有压力?

侯鸿亮:我有什么压力啊?(因为您现在粉丝也多多的)

袁子弹:那主要是侯总比较帅。

侯鸿亮:哈哈,没什么压力,我觉得正午阳光也有正午阳光的企业文化,好好做人,好好拍戏。
分享到:
写进Blog】 【点评留言】 【在线投稿】 【打印页面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3-2010 huanghua.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