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huanghua.cn > 资讯大全 > 黄骅新闻

不忘历史 铭记英雄:一位黄骅抗日老兵的烽火岁月

发布:2015-8-18 8:29:00  来源:转载  浏览次  编辑:佚名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战败投降,中国取得最后的胜利。
伟大的胜利靠的是伟大的人民。
我们知道杨靖宇、张自忠、赵一曼、狼牙山五壮士……也知道黄骅、杨洪恩、姜思民、刘宝田、赵瑾生这些我们身边的英雄。但是,还有多少像贾保立这样的老兵,史书上并没有他们浓墨重彩的一笔。
历史的号角已经远去,战争的阴云已然消退。但历史不应该被遗忘,英雄更应该被铭记。
虽然,我们不是战争的亲历者,但庆幸的是,我们仍有机会聆听到抗日亲历者的讲述。跟随他们的脚步,穿越时空,回到那个浴血抗战的年代,触摸那一段血与火的历史。
在原28军南京干休所(现为山西省军区南京干休所),生活着一位86岁的老首长,他叫贾保立,是黄骅市羊二庄乡大孙庄人。虽是耄耋之年,但老人精神矍铄,身体硬朗,说起话来声音洪亮、思路清晰。我们有幸联系到老人,听他讲起70多年前在家乡参加抗日的经历。
1929年,贾保立出生于天津塘沽,父母在范旭东的久大盐场谋生计。久大精盐公司是化工实业家范旭东于1915年在天津创办的,在塘沽的渔村研制精盐。很多贫苦的农民到此或是做工,或是给有钱人家当佣人。贾保立的父母就在这个时期来到塘沽,虽是当工人,但相比农村的生活还是好的。
1935年,贾保立上了久大盐场办的私立明星完全小学。两年后,卢沟桥事变,日本鬼子从塘沽登陆后,贾家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为避战乱,父母决定回黄骅老家,不久,贾保立一家回到大孙庄村。1939年,父亲病故,家中兄弟姐妹5人,一家生计全靠母亲一人艰难维系。
1940年,他被送到天津的堂叔家帮忙,打理生意处理账目。老家来的人经常在堂叔家中落脚,讲家乡的八路军如何如何好,他虽然年龄小,但默默记在心里。到了年底,堂叔看他对生意不上心,就打发他回老家。就这样,贾保立又回到母亲和家人的身边。
1941年,年仅12岁的贾保立开始干革命,当上了“小八路”。那时候,没人愿意当兵,共产党不抓丁,只是号召当兵。老奶奶不愿意,说“好铁不打钉,好人不当兵。” 可当了“八路”能免除一部分苛捐,就这样贾保立“顶捐”当了兵。
贾保立干革命是母亲“豁出去”的结果,“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母亲这样讲,心里也舍不得,但眼看着孩子们快要吃不上饭,送儿子参加革命成了一条活路。
而选择共产党的队伍是母亲和他一致的决定。贾保立说,小时候和小伙伴在场地里玩,亲眼见到国民党的士兵躲在麦秸垛底下吸白面,知道那不是好兵。而母亲一直都觉得共产党好,把儿子交给共产党的队伍,她放心。贾保立回忆说一九四几年的时候,母亲也加入党的队伍,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这已是后话。
当年,村长领着贾保立来到新海县县大队,将他交给组织,从此贾保立走上了革命道路。
“大赵村惨案发生后,第二天,我陪妇女救国会主任李慧去大赵村探望黄骅烈士的爱人与女儿。当时,黄骅烈士的女儿一直哭,我抱着她,怎么哄都不停。”
1938年,日军入侵新海县,各界纷纷组织救国会,开展抗日救亡活动。 1941年3月,黄骅副司令来到新海县。至1943年6月,新海县的革命形势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建立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冀鲁边军区与山东清河军区联接起来;抗日根据地扩展迅速,革命形势大好。
“小八路”贾保立开始在县政府、县大队当勤务员,送信、传话、倒水、取文件、打扫卫生,俗称“跑腿的”。贾保立个子小又机灵,交代的任务都能出色地完成。不久,妇女救国会去县大队挑选勤务兵,李慧主任特地把他要了过去。
1943年6月30日,大赵村惨案发生,冀鲁边军区司令员黄骅同志、参谋处长卢成道等人牺牲。冀鲁边军区第一军分区侦通站站长齐耀庭负重伤。
贾保立回忆说,当年冯冠奎暗杀黄骅之前还到大摩合村(当时县政府临时驻地)来过,妇女救国会主任李慧带着他也在那里。冯冠奎来打了个招呼,说要去大赵村向黄骅汇报工作。
惨案发生后,第二天,李慧主任前往大赵村看望黄骅烈士的爱人与女儿,贾保立跟随。当时他们从大摩合村出发,在快到大赵村的路口,贾保立看到有人在掩埋两具遗体,他想应该是遇害的警卫员。而且在村附近的山坡上,有几个新的坟包。
贾保立来到黄骅烈士遇难的房子,在正房见到了黄骅的爱人和女儿。房东向李慧主任汇报情况,贾保立在一旁抱着黄骅烈士的女儿,但她一直哭,怎么也哄不好。李慧主任说:还是我来抱吧,你去腰房帮着收拾房间去。
腰房也就是黄骅烈士遇难的房间,贾保立一进门看到炕上、地上有许多血迹,桌子上有弹孔。人们正在忙着撬地砖,好多血都流到砖缝中去了,要把血迹清理干净,贾保立也加入进来。
“听到‘小鬼子来了!’,我赶紧收拾所有的资料和信件塞到一个长面口袋里,手里拎着面口袋刚出院大门,就碰到一小队日本兵持着枪‘哐铛哐铛’跑过来了,腰上系着的子弹袋‘哗啦哗啦’地响……”
黄骅被害后,冀鲁边军区的全面工作遭到严重破坏,革命形势面临着非常严峻的考验。军区一分区侦通站北中心站遭到严重破坏,侦察通讯中心决定重新组建侦通站。1943年,14岁的贾保立被推荐去了侦通站,正式加入革命队伍,成为一名侦察兵。
新侦通站设在海兴县毕家王文村西头的几间民房中,成员有站长高子平①,副站长任墨林,老姜,胡治以及贾保立。侦通站主要负责控制了解敌情、社情,传递抗日文件,接送越境路过的工作人员,以保障我军的军事活动。
侦通站的同志们深入敌区侦察情报,了解敌人炮楼里面的设施与武器配备、兵力部署等。再将了解的情况手绘成图,交给上级部门。
在侦通站,贾保立开始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教育。站长高子平告诉大家:打走鬼子,实现共产主义,好日子就到了。我们就能和苏联一样,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啦!到时候还能用上电碾子,一次能拉10多个犁铲耕地呢!贾保立心想这楼房咱见过,这个电碾子还真是不知道长啥样呢?
心里揣着对“好日子”的想象,革命的信念也更加坚定。但现实又是无比残酷的。当时,侦通站条件非常简陋,无枪无弹,一旦暴露被抓,结果可想而知。
虽是后方,危险也是说来即来。
1943年秋季的一天,侦通站的同志们都外出执行任务去了,只留下贾保立和一位收发信件的同志。突然,外面响起了老百姓的呼喊声:“小鬼子来了!小鬼子来了!”,声音越来越近。原来,日本鬼子从无棣的小山据点(小山现属海兴县)突袭毕家王文村。
“肯定是有人告密,日本兵直接就扑过来了,一下就到了情报站西边。”贾保立说他提着装着资料的面口袋正要出门,日本兵已经到了眼前。
肯定是跑不了了,贾保立灵机一动,顺手将面口袋藏到秫秸堆里,然后不慌不忙地蹲下来帮老百姓摘起黑豆角来。巧妙的伪装,骗过了鬼子的搜查。
当年,人们抗日救国的热情高涨,积极支持抗日活动。为了保障八路军夜晚行动肃静,号召各家不养狗,已经养的狗都要处理掉,各家积极配合,还掀起了一场“打狗运动”。冬天农闲时,人们就把各村相连的大车道挖成交通沟。交通沟既可以迟滞日军机械化行动,又有利于我军攻防作战和部队隐蔽。有一次,贾保立传送新海县陈绍泉②县长的亲笔信后返回驻地,恰好碰到日伪军扫荡,他就躲进群众挖的交通沟,逃过一劫。
“在一片茂盛的荆条林中,我们找到了老姜。只见他蜷曲着身体右侧躺地,身上的衣服被扒了下来,全身被荆条抽得血肉模糊,体无完肤。最残忍的就是那一刺刀,直接扎在太阳穴,上宽下窄一道口子……”
老姜是贾保立在侦通战的战友。老姜牺牲的这一幕,深深地印在贾保立脑中。“我还时时想起老姜,至死也不会忘记他。”贾保立回忆起战友牺牲的过程,眼中时时泛着泪花。
同是1943年秋天那次,日本鬼子进村搜索,贾保立躲过一劫,而老姜却没能躲过。待到太阳偏西时,外出执行任务的老姜回来了,没留意日本鬼子包围了村子,刚到村口就被鬼子抓住了。
鬼子盘问半天,老姜硬是不开口,最后领着鬼子向村西北方向的荆条林走去。
在渤海畔边,盐碱地的沟边、地界儿上长着成片成片的红荆条,老百姓削下来有的编成筐,有的留作过冬的烧材。抗日战争期间,为了掩护八路军隐藏在里面打鬼子,老百姓都没有收割,就长成了一片片茂盛的荆条林。
鬼子撤走后,侦通站的同志和村上的老乡们赶紧去寻找老姜,最终在荆条林深处找到了已经牺牲的老姜。老姜倒在血泊中,身上扔着两条粗壮的沾满鲜血的荆条。
鬼子用荆条把老姜活活打死,最后还在他的太阳穴刺了一刀,深深的一个口子,血没有流出来。真是丧尽天良、灭绝人性啊!”看到老姜牺牲的场面,所有人都泪如雨下。
老姜牺牲时只有40来岁。贾保立说,只知道老姜的家在盐山县苏基村东的姜庄(现海兴县苏基镇姜庄),家中有一位老母亲,至于全名叫什么,家中还有没有其他人,这些都无从知晓。
老姜用鲜血染红了渤海边畔的荆条林,用生命守护了党的革命事业。
多年以来,贾保立都不太愿意接受采访。贾保立说,自己在享受着美好生活,而当年身边的战友却一个个牺牲了,想一想长眠地下的战友,我真的没什么。
我们向英烈致敬,更要对英雄感恩。 
分享到:
写进Blog】 【点评留言】 【在线投稿】 【打印页面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3-2010 huanghua.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