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huanghua.cn > 资讯大全 > 时事热点

江西原高官陈安众案今宣判 曾供出大批女干部

发布:2015-6-19 8:33:05  来源:转载  浏览次  编辑:佚名


6月19日电 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今日上午10时公开宣判被告人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受贿一案。在此前的庭审中,起诉书共指控陈安众25起受贿事实,其中有多起来自当地官场人士。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上述25起受贿事实的指控均表示无异议。

被控受贿810余万 多名向其行贿官员曝光

今年4月2日,蚌埠中院对该案进行一审公开审理。检方指控陈安众共计收受折合人民币810万余元财物。

检方的起诉书共指控了陈安众25起受贿事实,这25起受贿事实中,数额最多的一起来自于珠海经济特区三桥集团有限公司。

起诉书指控,陈安众直接或者通过刘某某、罗某某、李某38次收受珠海经济特区三桥集团有限公司茹高某、茹新某、茹辉某、茹超某给予的人民币143万元、91万港元、价值人民币0.3894万元的砂金1块。

根据起诉书指控,陈安众收受了萍乡市委原秘书长晏某某、萍乡市安源区委原书记黄某某等多名当地官场人士的财物。其中数额最大的一起来自于莲花县委原书记孙某某的人民币30万元。

多起受贿事实如下:

4次收受中共萍乡市委原秘书长晏某某给予的人民币共计18.2万元。

9次收受中共萍乡市安源区委原书记黄某某给予的人民币14万元、0.4万美元。

6次收受萍乡市安源区人民政府原区长张某某给予的人民币18.2万元。

7次收受萍乡市林业局原局长李某某给予的人民币16万元。

直接或者通过刘某某14次收受中共萍乡市委办公室原副主任肖某某给予的人民币5.3万元、0.05万美元。

10次收受中共莲花县委原书记孙某某给予的人民币30万元。

9次收受江西省瑞昌县公安局原局长易某某给予的人民币2.3万元、0.2万美元、价值人民币4万元的“劳力士”手表1块。

3次收受九江市柘林湖风景区管理委员会原主任周某给予的人民币10万元、价值人民币5万元的“嘉莱特和平国际酒店”消费卡1张。

庭审中,陈安众对以上25起受贿事实的指控均表示无异议,表示“接受指控和公诉意见,没有什么辩护的”。

最后陈述环节,陈安众哽咽抽泣忏悔,表示认罪、悔罪。他说:“我真心认罪服法,愿意接受法律严厉制裁,我也接受法院的任何判决。我从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堕落成一个罪犯,我心中的悔恨和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好恨好恨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中纪委曾通报其道德败坏

1954年1月22日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的陈安众,案发前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江西省总工会主席。曾任中共湖南省衡阳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长,中共江西省景德镇市委副书记、市长,中共江西省萍乡市委书记、九江市委书记,江西省政协副主席。

2013年12月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总工会主席陈安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此前,中央第八巡视组于2013年5月27日至8月20日对江西省进行了巡视。9月18日,巡视组向江西反馈巡视情况时指出,江西有的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存在插手工程建设项目、谋取私利、节假日收送红包礼金等问题。同时,巡视组将收到的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处理。

有媒体统计称,陈安众系十八大后第13位被调查的省部级官员。随后,陈安众被免职并被罢免江西省人大代表、全国人大代表职务。

2014年5月20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再次发布消息,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省总工会原主席陈安众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消息称,经查,陈安众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道德败坏,腐化堕落。

陈安众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4年5月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日被逮捕。

2015年2月16日,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陈安众涉嫌受贿一案,由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送安徽省蚌埠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蚌埠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1996年初至2013年8月,被告人陈安众利用其担任湖南省衡阳市委副书记、衡阳市副市长、市长,江西省景德镇市委副书记、景德镇市市长,江西省萍乡市委书记,江西省九江市委书记,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江西省总工会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珠海经济特区三桥集团有限公司、江西金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在申请银行贷款、承揽工程、调整职务等方面提供帮助。

1996年下半年至2013年11月,陈安众直接或者通过其特定关系人罗曙梅、李灵、温慧君非法收受珠海经济特区三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茹新桥、江西金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程长仁等29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10万余元,应以受贿罪追究陈安众的刑事责任。

早前报道:曝陈安众已坦白所有罪行 供出大批女干部

2014年9月,时任萍乡市委书记陈卫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带走调查。同月,早已落马的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萍乡市委原书记陈安众,涉嫌受贿罪,由安徽省检察院立案侦查并逮捕。

除陈卫民、陈安众外,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萍乡还有多名主要官员落马——时任萍乡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孙家群、萍乡市政协主席晏德文、萍乡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张学民,以及已经退休的萍乡市政协原主席贺维林。当地多名企业家也相继被带走调查。

多位主要官员的落马带给萍乡官场的震荡可想而知。究竟会查到什么程度?牵出多少官员?“不少干部都很紧张,担心会被牵扯到。”萍乡市的一位主要领导劝慰这些官员说,如果自己认为有问题的就向组织讲清楚,如果自己认为没问题的那就大胆地去做事。

然而,能认为自己一定没问题,大胆去做事的官员会有多少呢?

陈卫民:以情妇养情妇的贪腐模式

陈卫民对自己的结局早有预感。

据权威信息源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早在2014年3月,一位与陈卫民关系密切的江西官场公共情妇已经被控制起来,据悉,这位公共情妇与江西官场的多位厅级干部存在权色交易、权钱交易。这位公共情妇被控制之后,陈卫民几乎是“在劫难逃”。

“在那之后,陈卫民一直在试探上级领导的底线,经常往北京跑。他还申请了出国考察,据悉,为免打草惊蛇,省领导也批准同意了。但另一边,调查的进度则在加快,必须在他出国之前让他进去。”一位熟悉江西政情的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说,这也是加速陈卫民落马的原因。

据该人士讲述,被抓当天,陈卫民原计划从长沙飞北京,但那天上午他接到了省委组织部的通知,找他商量干部调整的事情,他改签了飞机。再之后,他没有准时上飞机,下属打他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后来经过私人关系打探到消息,“已经进去,再出不来了”。

以情妇养情妇,卖官再买官

多年来,对陈卫民的举报一直不断。其中,就有来自他长期包养的情妇的举报。

据可靠信息源透露,陈卫民有多位情妇,两个私生子。在中央加大反腐力度之后,陈卫民顾及影响,担心出事,于是下决心与一位长期包养的情妇分手。但对方提出要1000万元的分手费,陈卫民给了400万,情妇于是将陈举报到纪委,陈为息事宁人,最后只能满足情妇要求。

这笔钱是当地企业家出的。据媒体公开报道,与陈卫民交往密切的江西大富集团董事长何春明,在陈卫民被抓之后已经由江西省纪委移送南昌当地检察机关,以涉嫌行贿罪立案侦查。经初查发现,何春明为感谢时任萍乡市委书记陈卫民在大富汽车工程学校减免土地滞纳金上打招呼、在入股萍乡市公路局下属公司打招呼、在开办小额贷款公司上打招呼等,分多次送给陈卫民巨额人民币现金。

“陈卫民一进去,全部坦白了。仅仅两天时间,所有的事情全部交代。”据权威信息源透露,进去不到5分钟时间,他便交代了向今年6月被宣布落马的江西省委原主要领导行贿100万的事情。

“相比较而言,他送的100万并不算多,也因此,在该江西省委原主要领导任期内,经历了好几次地市书记的调整提拔,都没他的份儿。”萍乡当地的一位商界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但即使是这样,一个市委书记哪来那么多钱呢?提拔需要花钱,养那么多女人和孩子,需要花更多的钱。”

权力和情色欲望驱使陈卫民需与老板们来往密切。

这位商界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不止一次接到过陈卫民的电话,要求自己给他介绍的老板安排生意。“一年后,同一个生意,他又介绍了另一个老板来做。一个事介绍了两个人来做,我跟他说,这不行的,如果出了问题我不管。他说,不用你管,你照办就好了。”

据接近江西省纪检系统的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陈卫民坦白了与多位情妇之间,既有权色交易,也有权钱交易。他既有长期固定包养的情妇,也有以掮客身份存在的情妇,并形成了“以情妇养情妇”的贪腐模式。“作为掮客的情妇,事先与陈卫民约定分成条件,后进行权色交易,帮老板们换取项目,收取佣金或提成,再按约定比例分给陈卫民。陈卫民再用这些钱去包养年轻的女孩子。”他叹息了一声,“这样的行为极其丑陋。”

陈卫民的另一个重要的贿金来源是,萍乡干部们的红包。“过年过节,县里的干部都要送个两三万。国有企业以及央企驻萍乡的机构也要送,但送的要少一些。”上述商界人士介绍说,这只是礼节性的,若要“买官”则需要更多。

他在萍乡官场有两张面孔

未出事之前,陈卫民的这一面是深深隐藏的,以至于当陈卫民在萍乡市委书记任上被宣布接受调查后,萍乡政界许多人感到震惊。

陈卫民在当地部分官员的印象中,“厚道、老实”。萍乡市一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我很吃惊,居然他还会出事”。他的一位官员朋友告诉他说,陈卫民在萍乡当领导这么多年,从没因为项目或经济问题向他张过嘴或为谁打过招呼。“我的朋友曾多次陪陈出差。陈是一个比较时尚前卫的人,他顶多给陈买一两个包包,请陈的同学朋友吃个饭,送点茶叶。按理说,在陈那个位置上,要向他开口也很方便的,但从来没有。”

一些与陈卫民打过交道的官员称,陈卫民给他们的印象是在工作中“低调、极具亲和力,没有架子,愿意倾听下属的意见”。

但在上述商界人士看来,陈卫民的人格中有很强的两面性,“伪善。当着你的面笑眯眯,可一转身,就跟人说你很讨厌。说一套做一套,讲话也都是空话套话,不听还好,听了还来气。”他说,“他有事情打来电话,一张嘴就是骂娘的脏话。”

而上述熟悉政情的人士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最近几年,关于陈卫民一些私德的议论已经在官场流传,“都说他喜欢跟女孩子玩。”

最终,他也倒在了情妇的举报上。

陈安众:“为情妇打工”的市委书记

在萍乡历任市委书记中,陈卫民的口碑不是最差的。之前落马的陈安众,在其私德领域刷新了公众对官员生活腐化堕落的想象。

据接近江西省纪检系统的一位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在监狱里,陈安众坦白了他所有的罪行,供出了一连串女干部的名字,还写了长长的悔过书。

作为从湖南跨省交流至江西的干部,陈安众先后担任湖南衡阳、江西景德镇两市市长,萍乡和九江市委书记,并于2008年升为副省级干部,先后出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省政法委副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总工会主席。

中纪委发布公告称,陈安众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道德败坏,腐化堕落。

其中,“道德败坏,腐化堕落”直指其生活作风。有媒体报道称,按照中纪委工作人员的表述,官员“道德败坏”主要是指与其他人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有3个及3个以上情妇 
分享到:
写进Blog】 【点评留言】 【在线投稿】 【打印页面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3-2010 huanghua.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