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huanghua.cn > 资讯大全 > 娱乐八卦

15岁少女两年间遭父亲酒友多次侵犯后怀孕

发布:2012-12-28 15:21:28  来源:转载  浏览次  编辑:佚名

2012年2月1日,在民警和家长的陪同下,1997年6月出生的李静前往医院检查,结果显示怀孕6周以上,病历上写着“诉被强奸”。经过调查取证,警方逮捕了李静指证的男子吴东,也即李家的熟人。法院判决书显示,吴东2011年8月起三次强行与李静发生性关系,以强奸罪判处6年零6个月。但李静的母亲黄萍对判决结果不能接受,据女儿讲述,吴东的侵犯是自她13岁起,用她的裸照胁迫她发生性关系达两年之久,且其导致女儿怀孕的罪行没受到惩罚。黄萍辞去工作,开始上诉之路。

罪案现形施害者是父亲的酒友

2012年1月31日,正月初九,晚上9点多李静才回到家。父亲李立大发雷霆,问她行踪她不答,气起来摔了杯子,打了她。母亲黄萍在一旁劝说。终于,李静哭着说出真相,她刚从吴东的出租屋里回来,被他强迫发生性关系,而且不是第一次,早在2010年3月他就“害了”她。

李立夫妇难以置信,一是觉得孩子的年龄还小得谈不上男女之事。二来49岁的吴东是熟人,就在自己住的拱北广场当保安,经常来家里吃饭喝酒,是李立的牌友和酒友,2009年时吴东还以每个月付200元伙食费的形式让李立包饭,怎么会侵犯自己的女儿?

一家人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黄萍带女儿去了珠海市妇联求助。妇联工作人员听完讲述,马上报警,拱北警方马上受理,并迅速羁押了嫌疑人吴东。李静也被民警带往医院检查取证,发现李静已怀孕。警方多方调查,根据李静提供的时间地点,在上冲一家旅馆找到2011年8月吴东把她(当时她14岁)带去开房的前台监控录像,吴东本人也供认了一次:2012年1月31日17时许,李静来到吴东住处向其借钱上网,当李静进入房间内,吴东便将其抱住并按倒在床上,不顾她挣扎反抗,将其衣裤脱掉,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

受害者讲述半夜上完公厕被强暴

人流手术出院后,李静精神很萎靡,一度辍学。今年9月,黄萍为她和弟弟一起安排了转学,尽管家里为此又借了外债,但黄萍觉得“如果不在学校,孩子肯定会更糟。”按李静的说法,她被吴东胁迫长达两年,为什么事情能隐秘地进行那么长时间?为什么她不向外界求助?对此,黄萍非常自责,“都怪我平时放纵她,啥也不管。”“她以前很乖,我以为她是青春期到了才会变得爱发脾气,我咋这么笨呢?”几乎每次与记者交谈,黄萍都会重复这些话。

在与李静沟通中,南都记者了解了更多事实。接触一个月后,经过多次心理疏导,李静终于能讲述自己的遭遇。她被吴东夺走的“第一次”是在2010年3月。

她家没有厕所,那天半夜12点,她起床到外面的公厕去。从厕所回来到电梯旁时,她突然觉得头晕。被痛感刺醒后她才发现自己一度昏了过去,被一个赤裸的中年男人压在身下,这人就是父亲那个姓吴的朋友。她拼命反抗却没有用,对方摁住她,很快就完事了。李静说,“脑袋都蒙了,没有任何其他知觉”。那是在吴东的保安宿舍里。

之后,吴东拿出手机拿给李静看,手机屏幕上是她的裸照,吴东又发话,“不许把事情说出去,否则就把照片传网上去”,然后就离开了。李静回过神来,忍着痛,穿好衣服,一路猛跑回了家。回去后,她换了衣服,把内裤扔进垃圾桶。“我当时心里很恐惧,不敢跟任何人说。”

李静的一位任课老师对记者回忆,2010年3月,有好些天,李静上课都只是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当时还以为她生病了”。

(文中李静、黄萍、李立、吴东均为化名)

初露端倪保洁阿姨发现两人“不对劲”

李静说,那之后,父母上班不在家,吴东便再次拿裸照要挟与她发生关系。再之后,吴东对李静的“需求”渐成常态。“爸妈上班一般要晚上10点才回,平时放学后,他会来找我,周六周日,只要爸妈不在,他也会来找我,都是直接让我跟他去他的房间。有时,他会连续十来天天天找我。”李静说。

据广场的保洁阿姨回忆,她在工作时就有发现李静与吴东有交往,“我还专门提醒过孩子妈妈”。她印象里,见过好几次李静从吴东房间里出来,吴东一直是单身一人,妻子很早就与他离婚,“我一直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保洁阿姨称,吴东不高,还有些秃头,“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像是快60岁了。”吴东平时笑呵呵的,“喜欢与人交往,尤其喜欢跟小孩玩,会给小孩钱,买东西给他们吃”。这一点也得到了黄萍和吴东同事的确认。

侵犯加剧通过Q Q邮件发“约会”命令

2011年3月,为了更好照顾孩子,父母决定,换掉工作,全家从拱北搬到了上冲的学校附近。但搬家并没有结束李静的噩梦:“本以为远离他了,没想到通过给我爸介绍工作,知道了我家地址,并专门来我家找我,开面包车把我带到旅馆。”这段经历留下证据呈上了法庭,判决书中写道,旅馆的国内住宿登记表、录像、老板口供等均可证实吴东在旅馆对李静实施了强奸。

几个月后,吴东也搬到了上冲。“他把他家的钥匙给我,告诉我,他会提前在网上喊我去,我就要去。”但当李静去到吴东家时,吴东却是经常不在,“他不在,我就在他家上网,等他,经常要等一天,他才回来。”李静说。

据吴东居住处的老住户回忆,在2011年10月份后,确实很长一段时间,吴东房间里经常会有一个小姑娘,但具体是谁吴东从未提起。“还以为是他女儿呢。”吴东楼上的住户说。

判决书显示,在吴东手机中,并没有找到李静所说的“裸照”,反而在审判过程中,吴东辩护人提交了一些显示两人关系密切的便条、照片等,以显示两人发生关系并非“强迫”。

直到现在,在李静的Q Q邮箱里,还存有一些吴东跟他发来的信息。网名为“红茶王子”的吴东的这些邮件通常只有命令式的一句话:“你现在过来吧”、“如果上网查看邮箱速到我房”、“看到信息给我电话”等。有时还会有责备,“总是不按时约会”。

而在这位“红茶王子”很少更新的Q Q空间中,他的签名则是“最好玩的是早恋”。

后遗影响:她该如何走出创伤

心理老师称李静年龄小,想要完全走出创伤十分艰难

警方2012年初介入调查,2012年11月20日,香洲区人民法院作出宣判,被告人吴东构成强奸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由于归案后被告人如实供述,依法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6年零6个月。对于被流产的胚胎,判决书中称,“送检的李静人流后可疑组织,P R C检验仅检出李静有效基因型”,即无法断定孩子是谁的。

母亲辞职上诉申请法援

父亲李立在得知对方只愿付两万元的民事赔偿后,便不再关注这件事,他依旧喝酒、打牌、晚归,对案情不再过问。对于这个结果,黄萍表示难以接受,并拒绝了民事赔偿,“我女儿都被害成这样了,怎么能从轻处罚呢?”黄萍开始了自己的上诉之路,她辞去工作,连夜写了一张又一张材料,步行送往各个相关部门。在妇联建议下,她在珠海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了法律援助。

身心的摧残使得李静性情大变,在妇联救助部门帮助下,黄萍为她找了心理医生。

1 0个月过去了,时间和心理疏导都对她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听到父母说起此事,她经常会变得暴躁,有时自己跑出门去。

当事人依然无法直面过往

李静的心理老师、珠海欣心社工服务中心副主任方海玉说,尽管李静是个内心坚强的女孩,尽管她的恢复速度在同类人群中还是比较迅速的,但她的年龄小,想要完全走出创伤,十分艰难。在多次的心理辅导中,李静从不愿开口到主动给她送手制小礼物,已经有很大突破,但依然无法让她直面这些过往。

“所有发生的事情,你都没有想过告诉父母吗?”面对记者的提问,李静说,确实有想过要告诉妈妈,但回来看到妈妈那么辛苦,“就不敢说了”,“怕妈妈知道了压力大”。

当被问到“你觉得吴东这个人怎么样?他对你怎么样?”李静沉默,并不愿回答。但当记者给出“好人”“坏人”两个选项让她选时,她很确定地选择了后者。

心理分析

受害经历带来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四川大学心理健康中心副主任王英梅分析称,如果李静所说的全部属实,她很有可能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也就是有我们常说的“人质情结”。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虽然在对记者的陈述中,李静称自己一直是被迫的,但其实从心理上来讲,李静对于施害于她的吴东并没有完全地排斥,相反,当对方发邮件要求她“看到信息给我电话”,李静的回复是询问对方电话号码。不告诉父母的原因,李静回答的是“怕妈妈压力大”,但从她多次离家出走的情节看,“怕妈妈压力大”只可能是其中的原因之一,而最大的原因可能还是自己对对方的信任和依赖。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认为,人性能承受的恐惧有一条脆弱的底线。当李静遇上强奸她的吴东,一开始肯定是由于“裸照”等方面的恐惧而噤若寒蝉,但后来,当时间越来越久后,她逐渐认为对方的安全等同于自己的安全。所以才会在父母打骂之下,依然不轻易吐露实情。

(文中李静、黄萍、李立、吴东均为化名)

分享到:
写进Blog】 【点评留言】 【在线投稿】 【打印页面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3-2010 huanghua.cn All rights reserved.